比賽後的兩個禮拜間,涵雪開始與足球隊的各位練習。

最近...聖誕節快到了...

「吶,你們想不想開個聖誕派對?」雪荷在某日練習結束後問大家。

「好啊。」小惠同意。

「呵呵可以喔。」鬼蓮竊笑。

「無所謂。」亞里莎喝完水說。

其餘人示意不是同意就是無所謂的樣子。

「好喔那就要辦了喔!地點要在哪呢?」「先說我家不行。」

「額…我家不方便說…」小惠搔頭。

「不行。」亞里莎和鬼蓮同時說。

「抱歉我住宿生喔。」冰伊默默說。

「那…還有誰家呢?」雪荷開始緊張了,難道就要就此罷了?

「我家可以。」吹雪微笑。

「真的嗎?」雪荷亮眼。

吹雪點頭。

「好的那就這麼決定了!12/24晚上六點在吹雪家見!當天放學後不用練習!絕對要玩通宵!」

「喔!」所有人舉手贊成!

 

----------------吹雪家,下午四點

「鬼蓮,場地布置麻煩妳囉~」雪荷說。

「嗯。」鬼蓮笑笑。

一回頭,鬼蓮望著吹雪家的客廳。

什麼跟什麼啊那雪荷默玲知道姊美術很好就叫我來做場地佈置是怎樣我的美術是很好但僅限於平面設計而已像是漫畫油畫素描但姊空間概念不好是無庸置疑的不信你去問亞里莎你就知道了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不知從何下手拉拉拉拉拉拉拉真是他媽的雪特

以上為冰川寺鬼蓮的內心OS請自行斷句謝謝

 

「吹雪,今天要做什麼好料呢?」雪荷和吹雪在廚房,討論準備什麼好料著。

「秘密。」吹雪微笑,食指輕觸嘴唇。

然後人正在翻冰箱,看看調味料有沒有缺並紀錄起來,等等去超市採購。

「今天有誰要來啊,雪荷?」

「全隊到齊喔。」

「12人份嗎…?那麼煮火鍋好了。」

吹雪拿起便條紙,迅速寫下需要購買的食材。

「好了,大概就這樣了吧!」望著清單,吹雪說。

「是需要我去買的嗎?」雪荷看著那密密麻麻的清單說。

「呵呵你還有其他事情要做呢!」

「那要請誰啊?」

「那位到我家借我浴室洗澡的小姐。」「在我家洗澡的交換條件。」

 

這時在樓上的浴室門被打開了,走出來一個人。

這人有著一頭藍綠色的長髮,但髮長不一,左肩的長度大於右肩,因此從她的背後來看,髮尾像從左下到右上的斜線。

所以可以來算線型函數耶~~((這裡不是數學課好嗎?

而正面的話,瀏海為妹妹頭,瞳色則是淺藍。

身着長袖運動衣加運動長褲,肩上放了條毛巾,走到隔壁房間開始吹頭髮。

「洗這麼快不知吹雪列好清單了嗎?」

她邊吹邊想,吹了大概有七成乾後,隨手拿起桌上的髮圈,將頭髮紮起在右肩,把毛巾梳子歸位後,走下樓。

 

「吹雪!好了嗎?我洗完澡囉~」她走向廚房。

「喔~涵雪,剛好我也差不多完成了,給你。」吹雪給涵雪那張便條紙,還有錢。

「啊~士郎君,我是主辦人,所以由我來付吧,需要多少呢?」雪荷從書包裡拿出錢包。

「不用了吧…,我付就好。」吹雪推了推雪荷拿錢的手。

「嘛…沒關係的!涵雪,拿去。」雪荷很主動的抽起涵雪手中的紙鈔,把自己的錢塞進涵雪手裡,然後被抽出的那張紙鈔雪荷還給吹雪。

「ㄜ...好的…謝謝,吹雪我先走了喔~」涵雪被這情況嚇到,這種情況不是婆婆媽媽才會發生嗎?怎麼會發生在一對年輕學生上呢?

涵雪轉身離開廚房。

 

「對了…她真的是涵雪嗎?怎麼看起來不一樣?」結束對戰(?)後,雪荷冒出疑問。

「對啊她就是涵雪,只是髮型變了而已。」

 

涵雪只會在上學和重要外出時才會綁頭髮,其他時候不是隨意紮紮就是像雪荷放頭髮的狀態。

為了不公開涵雪寄宿在吹雪家的事被發現,所以兩人才想出如此計畫。

放學後由吹雪牽制住要去吹雪家的雪荷他們,然後涵雪先回去樓上洗澡。

在涵雪沐浴的這段時間,吹雪帶人回來,在樓下準備。

所以才會有什麼交換條件就是如此。

 

回到現在,涵雪從廚房到玄關會經過客廳,看見那腦袋空空失去靈感跪在地上的冰川寺鬼蓮。

「鬼蓮醬,沒有靈感了嗎?」涵雪路過問候一下。

「妳是誰?」這人怎麼看起來沒見過啊??

「某人,妳可以在那棵聖誕樹上裝飾啊還有牆壁上可以掛彩條喔~」懶得說了隨便回答好了…。((←喂

「啊!對吼我怎麼沒有想到呢?感謝。」

結束對話後,涵雪走到玄關,穿上鞋子。

「我出門了。」去超市買東西了。

鬼蓮一回神,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剛剛在跟誰說話啊啊啊啊啊啊啊

「吹雪,剛剛那個人是誰啊?」鬼蓮朝廚房喊。

「是涵雪喔。」吹雪頭露在門口。

「なに(什麼)!!!!!」鬼蓮好像來到吹雪家後就變得如此這般激動了…。

回歸鎮靜,鬼蓮拿起手機撥給亞里莎。

「喂~我要10條彩帶妳知道要買裝飾用的喔~然後還有8顆彩球顏色隨妳&隨妳喜歡的小飾品,買完直接來吹雪家吧!Thank you~BYE~」

說完不等亞里莎回覆就按下結束通話鍵。

另一邊的亞里莎好氣,沒事突然打個電話來叫我買東西說完所需內容我都還沒說好就掛斷電話了…哀…非買不可了…。

人就默默走進附近的工藝用品店了…。

 

「吹雪,這些水夠了嗎?」雪荷提了一大桶水到瓦斯爐上。

「嘛,夠了,謝謝你,雪荷。」「幸好昨天有去買乾貨。」

「為什麼要買乾貨啊?」

「燉湯用。」

「你要自己煮湯底??」

吹雪點頭,並拿出昆布、小魚乾等等之類的材料。

開火,讓鍋裡的水煮沸。

水沸騰後,開始把材料丟進去,蓋鍋蓋,燉個好一陣子。

 

(約莫半小時後…)

吹雪打開鍋蓋,香味瞬間飄出。

「好香~~吹雪真厲害!」雪荷的鼻子湊近鍋子。

「嘿嘿不會啦。」

這時大門被打開,涵雪採購完回來了,還有亞里莎提著兩大袋的是品進來。「我回來了。」

「不好意思打擾了。」

「吹雪~~我買完了。」涵雪拿著食物直衝廚房。「好香喔~」

「謝拉涵雪。」

吹雪說完,就已經聽到腳步聲,原來涵雪已經上樓了…。

「涵雪為什麼要上樓?」雪荷準備了無限多的問號。

「拿東西吧,她的書包放樓上。」

 

其實涵雪是上樓綁頭髮…,綁法複雜下面解釋,若要看懂有點難度…?!

1.將頭髮全梳到右肩上。((若想試試亦可用左肩

2.抓上面大約三分之一頭髮當第一層,抓住後大約在耳朵上面紮起。

3.在抓下面的三分之一當第二層,紮在臉頰附近。※要連第一層的後段一起紮。

4.最後一部分就是第三層,先用髮圈紮在肩上,在用上面有蝴蝶結的髮帶綁上。※同樣一二層的後段一同紮進去。

這樣就大功告成啦~歡迎試試ww本人還沒有試綁過真實性不可考。

希望有人綁完可以給我看看www((誰要阿

 

好了我們回來廚房實況(?)

「啊~那麼涵雪可以上去那我也要…。」雪荷嘟嘴…。

「抱歉雪荷,樓上很亂不敢給別人看啦…」

其實樓上的房間吹雪平時都有整理所以很乾淨。

「那麼為什麼涵雪就能上去?」

「嘛…不能說的原因…。」

「好吧…,哼。」雪荷有點小失望和小嫉妒。

失望是未能一窺吹雪士郎的房間,嫉妒是為什麼涵雪能夠上樓自己卻不能上…。

 

該不會吹雪…?

「雪荷乖,與我把這些材料擺盤吧!」吹雪想撫平雪荷的不平…。

「好的!」好吧雖說不能上樓參觀但這時候能與喜歡的人獨處也不錯了…。

同時涵雪綁完頭髮下樓了。

「吹雪!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嗎?」

「去前面幫忙吉田和冰川寺吧。」

「Yes Sir!」

然後涵雪乖乖聽吹雪的話跑去客廳。

「鬼蓮,亞里莎,有什麼是我需要幫忙的嗎?」

「額額欸兜……其實我們兩人就夠了說……。」鬼蓮說。

「喔…,好吧。」涵雪臉上帶有點失望走出客廳。

在涵雪腳踏出客廳的剎那,門鈴響了。

「來了。」涵雪將門打開。

 

站在門口的是冰伊和小惠。「雖然時間還沒到但我還是先來了...。」

「沒關係的,歡迎~~」

冰伊和小惠踏進房裡。「打擾了...。」

剛好吹雪抬著湯鍋去客廳,雪荷拿著食材也是去客廳。

「今天吃火鍋喔~」吹雪說,並把鍋子放到客廳的電磁爐上。

「喔~好香~」冰伊說。

「好想吃喔~」小惠要流口水了。

「等大家來就可以開始吃了。」雪荷道。

叮咚聲再度響起,涵雪再開門,是戀夜姊妹花和冰雪。

「呼…5:59差點遲到…」戀說。

「還不是你在那邊拖啊拖!」夜語氣略帶不開心。

「雪荷姊姊~~」雪涼在後面呼喊。

「哎呀呀我來了。」跟在雪涼後頭的是羽空。

「這樣就全員到齊了!開飯了!」吹雪拿著大湯匙(盛湯用)說。

 

開啟電磁爐,湯滾起時,放下各式各樣的料。

一夥兒吃吃喝喝加上各種聊天。

還有吹雪為了涵雪吃火鍋會配飯所以煮了白飯。

但不只涵雪去盛,還有小戀和小夜。

「沒有沙茶醬…。」在盛之時,涵雪突然說。

「不同國家嘛…想家鄉了嗎?涵雪。」戀聽到涵雪的話,如此說。

「哪有…我的夢想是活在二次元呢!怎麼會呢?」涵雪傻笑,但表情透露出一切。

「嘛~涵雪姐啊是在擔心現實發生了什麼事了嗎?」夜推測涵雪的心思。

「嗯……我很擔心……如果我回去了呢世界會變成怎麼樣呢?」「對了,戀醬和小夜,你們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額……簡單來說,我們倆加雨姬遇到一本書然後莫名其妙就來到這裡了……。」戀回答。

「但我們必須固定時間就要回去喔!」夜順便補充。

「是嗎……?好好喔~可以來回穿梭。」涵雪低頭。「對了,孟柔還好嗎?」總得關心一下自己的妹妹吧……。

 

戀和夜互相對看…心理對話開始。

「吶,要告訴她事實嗎?」夜說。

「不要吧她會傷心…。」

「那麼你要怎麼辦?不說……?瞞著涵雪姐?」

「暫時先別說吧…。」

「好!」

這兩人似乎有心靈溝通的能力…?!

「嗯…這個問題…可以保留到妳回去後再知道嗎?」夜道。

「對啊。」

「嗯……好吧,你們不想說就算了。」涵雪感覺現實的情況不是很好。

下一瞬間,「鏘啷!」飯匙掉落,涵雪手扶著桌子,另一手扶著頭。

「涵雪!妳怎麼了?」戀扶著涵雪。

「頭......好痛......。」

「涵雪!」吹雪聽到聲音跑來廚房。「妳還好嗎?」並把涵雪抱住。「還好吧?」還撫摸著她的頭髮。

頃刻,頭痛感消失......。「嗯,好多了。謝謝。」

 

「雪荷,你有聽懂剛剛涵雪她們在聊什麼嗎?」鬼蓮問雪荷,臉上卻帶了股邪意。

「嗯......多數聽得懂,但......是說哪有人會穿越空間還跨國界來到這裡啦?」雪荷很質疑。

咳咳……剛剛涵雪與戀夜三人對話是用中文來對話……

由於雪荷在國中時因緣際會學了兩三年的中文,所以多多少少還是聽得懂一些。

「看來波奈...涵雪...這人不單純喔...嘻嘻...。」亞里莎嘴角微揚。

「或許時空最強能力就會發生在他身上喔~希莉茲~」鬼蓮也是。

「認同阿~希莉法~」

「你們在犀利什麼啊?」雪荷插入對話。

「專屬我們的對話雪荷醬別懂最好~」兩人同時說。

說完兩人對看,笑了一下。

 

雪荷看了手錶…6點50分,與京空約定7點在門口見。

「那個…吹雪啊,我好像有東西忘了帶耶…非常重要的東西,我要回去拿可以嗎?

「好的。」

雪荷開門走出去,門關上瞬間,紫光冒出,但不強烈。

雪荷眨了眼,京空出現了…。

「時間還沒到耶~你怎麼就出現了?」

「我可以知道你甚麼時候出來呀~」京空微笑。「走吧,手伸出來。」

雪荷閉起眼睛,將手伸出握住京空的手,與京空一起消失在門口。

 

再度睜開眼睛,人在一個房間裡。

「我們在宿舍喔,這是我的房間。現在讓我們搬這些行李去禮堂吧~」

「嗯…你不是能夠瞬移嗎?」雪荷質疑。

「只移人不移物。」京空提起兩個大行李箱。

雪荷則拿起一個小背包,看起來應該是隨身攜帶的。

兩人就離開宿舍前往禮堂。

「吶,你有登記嗎?」雪荷突然想到。

「沒有,但我靠關係所以有鑰匙喔~」

雪荷遲疑了一下…「蛤!你怎麼做到的??」

「秘密喔。」京空微笑。

實際上就是平時跟老師打好交道這會派上用場啦~~

 

當他們來到禮堂後,京空將大門打開,上去二樓,白戀的演藝廳。

將行李放在角落後,走到台上,坐在台上的鋼琴前,拿下眼鏡。

十指放在琴鍵上,深吸一口氣,開始彈琴。

悅耳的琴聲響起...雪荷嚇傻了。

原來京空會彈琴?!為什麼我們都無法察覺阿?!

那首曲子是我們耳熟能詳的"給愛麗絲",咪瑞咪瑞咪瑞瑞都...都咪拉希...咪縮希都...~

(自行哼一遍就大概懂了...)

 

當京空彈完整首後,雪荷鼓掌,太精采了!

京空站起來,戴上眼鏡。

「天啊我怎麼都不知道你會彈鋼琴?」

「蛤?什麼?我會彈鋼琴?怎麼可能?」京空反駁給了無限問號。

「那麼剛剛是怎麼一回事?」

「喔~那不是我,那是我哥。」

「蛤?我明明只看到一個人。你哪來的哥哥?」

「哥哥的靈魂,在我身體裡。」

雪荷聽完後愣了一下,這世界真混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喔,走吧我們去找涵雪。」京空手再度伸出。

雪荷握緊後,兩人瞬間消失,再度回到吹雪家門口。

雪荷按下電鈴,門被打開,是吹雪。

「啊,雪荷醬你回來了。怎麼會去那麼久?火鍋快被吃完了說…要吃蛋糕了喔。」

「吹雪…蛋糕幫我跟涵雪各留一塊就好,我有事情要帶涵雪離開一下。謝謝你。」雪荷直接衝進客廳,轉頭看了下吹雪。

涵雪!我有一事相求!可否麻煩你過來一下…」

「喔,好。」

當涵雪說「好」的剎那,她的手瞬間被雪荷用力抓住。

咻一聲,兩人離開吹雪家。ˊ

門關上瞬間,所有人目瞪口呆,雪荷到底怎麼了?

每個人抱持著疑問。

雪荷拉著涵雪出大門的瞬間,握住在一旁等待的京空的手,當京空感覺有人抓他手後,啟動瞬移,在涵雪尚未反應過來,三人一起消失。

等涵雪回神後,身在白戀的演藝廳,人已經坐在位子上,周圍沒有看到任何人。「雪荷!」涵雪站起來喊了一聲。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剛剛又是怎麼一回事?雪荷人呢?

換回來的,只有寧靜。

 

這時,舞台上,響起腳步聲引起涵雪注意。

潮田涵雪,今夜,我將,演奏,只為你,只屬於你,的,音樂會。」

「幻羽……京空……?!」涵雪望向講台,呆住。

站在台上的人,有著紫色頭髮,帶著眼鏡,眼神略帶寒氣,身著白戀的校服,正是涵雪上課平時坐她隔壁的瀟灑人士 ──幻羽京空。

「是的。」京空點頭。「現在。請細細聆聽。」

京空走到鋼琴前,坐下,放下眼鏡,深呼吸,雙手放在琴鍵上。

十指開始在琴鍵上跳舞,和弦主弦完美搭配,耳朵怎能不細細傾聽呢?

 

是說涵雪曾經路過音樂教室時,她聽到這首歌,好奇往門裡看,有人正在彈琴。

正是京空,一個人,在教室裡彈琴。

先在所聽的,是他平常在練曲子。

每次路過,都是這首。

李斯特的《愛之夢》。

他說這是他的最愛。

 

看著他彈琴的樣子,涵雪微笑,真的很帥。

不輸…踢足球時的吹雪。

之後,京空的手漸緩,看來要結束了。

音樂漸漸小聲…最後結束。

涵雪起立,鼓掌。

雪荷也在最後面鼓掌,但很小聲。

其實雪荷並沒有消失,只是躲在後面藏起來了。

 

京空站起,轉身面對涵雪。

「接下來,為妳帶來第二首,夢中的婚禮。」

說完,隨即坐下,再度深呼吸。

鋼琴聲再度響起,熟悉的旋律繞在耳邊。

涵雪好感動。

京空...好厲害。

看著他彈琴的神情。

回過頭來,到底為何京空要為我那麼做呢?

難道…他要…?

涵雪得不出結果。京空的心思有點難懂。

最後鋼琴聲越來越輕,越來越細,越來越小聲,結束。

涵雪仍大聲鼓掌,環繞整個白戀演藝廳。

同樣,雪荷在後面小聲接近無聲拍手。

「謝謝。」京空起立轉身鞠躬。「今天就到此為止,謝謝你的聆聽。」離開表演台。

 

京空離開涵雪的視線後,涵雪忽然意識到,自己要怎麼回去吹雪家啊?

很混亂的被拉出來,雖然音樂會很好聽...,但...現在...要怎麼...辦啊啊啊???????????????

雪荷...你在哪裡...?

「嘿,我來了。身為帶你來的人就有義務帶你回去喔~~」雪荷從後面向前走來。

「雪……荷?」涵雪回頭。

「來,我們走吧。」雪荷伸手。

涵雪握住雪荷的手,起身。

雪荷帶著涵雪,往後門前進。

 

當兩人來到後門後,雪荷踏進門的另一邊。

正當涵雪也要跟入時…「涵雪,不好意思,別過這門…」雪荷輕輕說。

涵雪止步。「現在…閉上眼睛…。」

涵雪閉眼。雪荷握住已在門後等待的京空的手,三人消失於演藝廳。

 

「涵雪,到囉。」雪荷說。

涵雪張眼,對,到了,吹雪家門口。

「妳先進去吧。」

涵雪點頭,按了下門口的電鈴。

「對了,剛剛的事情不能說出去喔。」

「好的。」涵雪微笑。「雪荷,麻煩妳幫我跟京空說聲謝謝,表演真的很棒。」

「OK的。我會幫妳轉達歐~」

涵雪道謝,同時門也被打開,就先進去了。

「涵雪,雪荷呢?」正在吃蛋糕的吹雪問。

「晚點就會進來了。」

 

「幾點的火車?你有沒有趕著過去?」雪荷關心。

「嗯也差不多了,去函館也需要些時間。」

「對了涵雪要我跟你說聲謝謝。而且你的意圖沒似乎被她發現呢…」

「那就好。」京空笑笑。「那…再見。希望能夠再重逢。」京空轉身離去。

「保重,再見。」雪荷溫柔地說。

雪荷默默目送京空離去,直到他消失…………

 

「嗯!好吃!」雪荷正吃著蛋糕。

「雪荷…妳剛剛那段時間跑去哪了?」吹雪好奇地問。

雪荷皺眉,看起來有苦說不出的樣子。

「啊啊抱歉我說錯話了……。」吹雪意識到不對勁,連忙賠不是。

「沒關係。」雪荷說,繼續吃蛋糕。

氣氛瞬間僵了…好安靜……時間晚上9:30。

 

時間九點四十五分。

「啊不好意思,宿舍關門時間是十點整,我可能要先回去了。」冰伊打破這僵到炸裂的氣氛。

「嗯好的。沒關係喔~」雪荷說,並起身要送冰伊。

吹雪跟涵雪也是。

「對了雪荷姊姊我媽說不能太晚回家那麼我先走了…。」雪涼也說。

「沒關係,路上小心。」吹雪說。

「對了,今天的火鍋和蛋糕都很好吃,謝謝招待。聖誕節快樂~」冰伊臨走前,向吹雪、雪荷、涵雪道謝。

「不會。耶誕快樂~」三人同時回應並鞠躬。

「掰掰~」冰伊走出門回學校宿舍。

之後三人一一送走每個人。

 

「啊~~好累。」雪荷癱在沙發上。

「來我們把東西收拾一下吧。」吹雪說,拾起桌上的碗筷,放到廚房洗碗槽。

涵雪也來幫忙。

「雪荷…?」涵雪抬頭,發現雪荷已經睡著。

涵雪把剩下餐具拿到廚房給吹雪洗。「雪荷她睡著了…。」輕聲地說。

「嗯。」吹雪點頭,把手上的盤子洗乾淨,擦乾手,跑上樓。

拿著一條棉被下來,蓋在熟睡的雪荷身上。「今晚…妳就在這裡過一夜吧。」吹雪微笑。

熟睡的雪荷真可愛。

 

「前往東京的列車即將開啟……」車站廣播。

對不起,我沒說聲再見就離開了,並沒有跟妳好好道別呢……這音樂會稱不上是個道別,但也不能完全不算是個道別……。

京空望著窗外,將眼鏡拿下放到眼鏡盒裡。

隨著火車漸漸加速啟動,漸漸睡去…。

 

「嗯…我在哪?還在吹雪家?」雪荷醒眼,望向牆上的時鐘。「早上八點?!我在吹雪家?!」還發現身上有一條棉被。

「早安。」吹雪拿著早餐進到客廳。「這是妳的早餐。」

「謝謝。」雪荷淡淡回應,不是冷漠,而是剛醒來就有人服務她,心裡有點受寵若驚。「涵雪呢?」

「還在睡呢。」吹雪在雪荷旁坐下。「好吃嗎?」

「嗯嗯嗯。」雪荷用力點頭。

該不會……吹雪他也剛好喜歡我吧?                                                                  (續...)


後記: 開始時間:2015.08.23 23:39((WHAT?!妳寫了兩個月多?!←廢

本人11月初寫完想說為符合時日所以要等到聖誕才會公開喔科科~

下集是寫新年元旦所以又要開始趕稿了……,因為又想符合節慶。((癱←同學妳還有點文喔~(笑

高中真的很忙…很累…(暈),段考前兩個禮拜為讀書所以會停止寫文@_@。

 

突然發現新版編輯系統很難搞…顏色字形就不能夠從頭固定到尾嗎?

現在編輯有點辛苦…?!

而且似乎跟當初步調有點偏差…加油添醋額額額。

似乎添得有點過多,帶有些「扯」之意味…。

還有在想說…太密集有人會暈?!(其實自己也有點暈…)所以幫文章空行切一下。

 

接下來是內容後記…上面應該算總括後記吧!

鬼蓮心裡話有不雅詞彙……(跪

明明是聖誕節結果吃火鍋大餐?!

這是一種文化融合好嗎?(同學別自以為

為了不讓人發現涵雪與吹雪同居瞎掰出了__(自行填寫adj.)的理由

涵雪頭髮造型和綁法特殊純粹只是我不會畫辮子(誒?!)然後草草撇撇發現不科學所以硬是擠出了此法……((原來

但她換髮型後就沒人(除了吹雪)認出她了有點強?!((說難聽就是扯一字(真是的這人很會吐我嘈?!😂😂

為了火鍋湯底我有去稍稍估狗一下怎麼一個湯底煮法...

啊啊啊原來學生也會搶著付錢?!?!?!((勁爆

吃火鍋配飯外加沙茶醬是本人習慣……

居然可以聊到現實…然後卻不能透露一切?!

涵雪昏倒啊嘶真的很扯…(欸我埋東東不行嗎?)還讓吹雪英雄救美ww

從一開始就覺得亞里莎和鬼蓮越走越偏了= =((誰叫你自己要偏的…

再來京空瞬移の歪理規則……啊啊啊後面很難再寫下去了……TAT......關於這超能力?!

然後就是莫名其妙帶人走法W((你真的很棒

寫到京空跟一開始的吹雪一樣一身軀有兩靈魂…((你可以再這麼不正下去XD

對了那些歌是真實存在的((廢話

最後京空的新幹線時間僕很認真(?)的去查了一下…有點難懂😂😂對我來說……

其實在整個時間安排上有點小問題((不對是很大的問題)只是我很懶別怪我…((不怪你要怪誰?

隔天吹雪的貼心動作會不會讓看倌們覺得吹雪花心?!

吐嘈君曰:「本集後記吐的真爽哇哈哈哈!!!」

 

>>>下集預告<<<

在新年元旦過後,涵雪意識到京空消失於身邊時……心情很憂鬱

因為沒有他……班上就沒有其他朋友了……

然而,正當涵雪傷心之時,有人出現了……

她……到底是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想解釋. 的頭像
不想解釋.

不想解釋.的創作天地

不想解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