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在雷門國中比完畢業賽後,吹雪就回北海道繼續讀書,豪炎寺也是,但是是在閃電町,與圓堂、風丸他們一起。

如今三年已過,吹雪想再見一次豪炎寺,就拿著三年前豪炎寺留給他的手機號碼,在電話前撥著...


「嘟...嘟...,喂?」電話接起。

「もしもし(您好)~請問是豪炎寺君嗎?」吹雪拿著電話,微微顫抖問著,畢盡三年未見了,還是有點緊張。

「是。」

「我是吹雪。」

「歐~是吹雪啊~好久不見呢,找我有什麼事呢?」
「我想與你見面。可以嗎?」
「你要來閃電町嗎?」
「嗯。」
「好,什麼時候?我會去機場接你。」
後天下午五點,等你歐~」說完,吹雪就斷線了。

「嗯...吹雪啊...好久沒有...(邪笑)」豪炎寺在計畫中...

同一時間,掛上電話的吹雪「呼~還以為他不會接呢~醬子就可以繼續實行計畫了...」


(要去接吹雪前一小時)

「為了你...就這樣吧...。」豪炎寺從櫃子裡拿出塵封已久的髮膠。

將它打開,沾了一些髮膠,輕輕地把頭髮撩起,「你這三年是否過得好不好?」

「是否像我一樣呢?」

「隱『性』埋名。」

「唉~怎麼可能呢?」

打理完後,豪炎寺正在門口穿鞋子。

「ㄟ~姐姐變回哥哥了。」突然,身後傳來一陣可愛的聲音,原來是夕香。

「嗯,因為哥哥有重要朋友要來。」

「好久沒有叫哥哥了說~」

「嗯,夕香,未來你又可以叫我哥哥喔。」豪炎寺輕輕抱著夕香

「歐尼醬~」有一種溫馨感。

「哥哥出門囉。」

「哥哥掰掰~」


(在機場)

「豪炎寺君~」吹雪向豪炎寺招手。

「阿~吹雪。」

「好久不見~」吹雪直撲豪炎寺,把豪炎寺抱得緊緊的。

 「喂!這裡是公共場合的說...」

所有民眾的視線全投射到兩人身上。

吹雪吐吐舌頭、眨眨眼。(第一招)

「喂...。」豪炎寺臉頰浮現紅暈。

「我們走吧。」吹雪無視旁人眼光,悠哉地拉著豪炎寺離開機場。

「那兩人是性向有問題嗎?」A民眾說。(亂入)

「ㄞ...你不知道現在這種人多的是嗎?」 B民眾回答。                                    (待續...)


後記:第一次寫閃十一的文章,寫得不好請多多見諒。

寫下去才發現:「我腦子在想什麼?」混亂一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想解釋. 的頭像
不想解釋.

不想解釋.的創作天地

不想解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